Text Box: 天安门母亲网站 > 真相与记忆 > 六四死难者名册

关于六四死难者名册的说明

 

这份记录了188位六四惨案死难者的名册,是天安门母亲十九年来持之以恒寻访活动的结果,它浸透着难友们的血泪和艰辛 六四十周年的时候,丁子霖曾经在一篇文章中说过这样一段话:这十年来,我在死难者的尸体堆里爬行,在死难亲属的泪海中沉浮。那令我窒息、令我痛不欲生的日日夜夜终于使我懂得了什么叫死亡。这不仅仅是丁子霖个人的感受,也是所有参加过寻访活动的难友们的共同感受。

记录死亡是一件神圣而又沉重的事情,它涉及一个人的生死,也事关为历史作见证,因此不敢有半点疏忽和错失。记得在1996年,也就是惨案过去的第七个年头,在我们群体的一个文告中曾宣布:截至当时,我们已寻找到六四死难者近200人。但是,在以后的年月里,这个数字不仅没有增加,反而减少了;直至今天,名册上记录下来的死难者也仅188位。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是,当时向我们提供死难者线索的人士没有提供目击证人,甚至没有提供必要的旁证。对于这类死难者信息,我们曾全力以赴去取证、落实,但在获得确证之前只能存疑。事实上,这份名册中的很多死难者,从最早获得寻找线索到最后得到确证,都经历了一个过程,例如,寻访死难者吴国锋的亲属,我们整整花了八年时间。其中有些死难者线索经反复查证最终证明没有事实根据,我们就断然把这些名字从名册中删除,仅1998年一年,我们就从名册中删除了10多名查无实据的死难者名单。寻访活动是一个一点一滴的积累,即使是那些已被记录在案的死难者,其有关信息,如遇难地点、中弹部位、死亡医院、家属情况等等,也往往要经历一个从残缺到完备、从粗略到精确的查核过程。今天公布的这个名册,虽然经过了多年的查证、核实,也仍然有一些尚待填补的缺漏或尚待纠正的错讹。在此,我们热切期盼广大读者提供新的证据,以使这份名单更接近于事实。

这里还需要说明的是:在收集这份名册的过程中,我们还遇到了一些很难在短期内克服的困难。比如有些遇难者家属(包括伤残者)慑于中国当局的压力,不敢透露有关情况;有些知情者出于自保本能采取了不合作的态度,拒绝提供有关情况;加上在以往的年月里,由于相关人员及居所的不断变动,不少原有的查找线索已经逐渐被淹没。由于这些原因,不少死难者和伤残者的情况不明,一时无法列入这份名册。

但是,从另一方面说,这份名册的收集也得到许多同情者和好心朋友的帮助,其中包括一些海外留学生,他们曾向我们提供了很多有价值的寻访线索。我们在这里向他们表示衷心的感谢,并期盼继续得到他们的支持和帮助。

这份名册在以往的年月里曾向外界公布过四次:

最早一次是在1993年。这一年联合国在维也纳召开世界人权大会,丁子霖受邀出席,但终因有关当局的阻挠而未能成行。为此,丁向大会提供了一份书面发言。在这个发言中,她公布了当时已经找到的16位死难者名单。

第二次是在1994年。这一年丁子霖出版了《六四受难者名册》一书的日文版、中文版及英文版的小册子。在这三个版本中,丁子霖以个人名义公布了96位死难者和49位伤残者的名单。

第三次是在1999年,即六四十周年的时候,我们群体在纽约中国人权组织的协助下,编辑出版了一本题为《见证屠杀 寻求正义》的小册子。在这本小册子中公布了当时已经核实的155位死难者名单。

第四次是在2005年,香港《开放》杂志社出版了丁子霖的《寻访六四受难者》一书,书中公布的死难者人数较之1999年又增加了31位,达186位。

我们之所以多次公布六四这份名册,为的是让那些曾经为中国的民主、自由而献身的人们,以及在那场劫难中被无辜剥夺了生存权的人们不为世人所遗忘,也是为了让那些死难者遗属及幸存的伤残者受到世人的关注。本来,收集和公布遇难者名单的工作是应该由中国政府来做的,而且政府的几位领导人都曾就此事向来华访问的有关人士作出过承诺。然而,诺言至今没有兑现。有鉴于此,我们作为受难者群体的一员,作为一个失去儿女的母亲,决定以自己绵薄之力,承担起收集、整理六四死难者及伤残者名册的工作。当然,仅仅靠我们的努力是不够的,我们希望有更多的人来从事这项工作。

很多年以来,常常有一些朋友问起:89年的六四大屠杀究竟死了多少人?这个问题目前我们尚无法回答。当年政府方面曾公开承认死亡人数为200多人,其中大学生36人,还包括一些军人(参见89年陈希同向人大常委会的报告)。这个数字显然有重大的隐瞒。在惨案发生的当时,中国红十字会曾对外公布过一个数字,即死亡人数在26003000之间。但这个数字很快被官方公布的数字所覆盖,以后也就不再有人提起了。然而我们认为,红十字会公布的这个数字尽管不可能精确,却具有较大的参考价值。这一点从我们的寻访活动也可得到印证。在惨案发生的当时,我们各家死难亲属在全城各个医院所亲眼目睹的死难者尸体,或者所见到的各个医院公布的死亡名单,都已远远超出官方公布的数字。比如,死难者杜光学的亲属从协和医院找到杜的尸体,其身上的编号为30。那么,从1号到29号又都是谁呢?30以后还有多少号呢?然而,我们记录下来的从协和医院找到的死难者,还不足十名;至于惨案发生当时没有送往医院即被处理的死者(失踪者),人们就更无从知道了。

从上述情况看,我们今天公布的188位六四死难者名单,也仅仅是全部死难者中的很少一部分。我们会继续坚持寻找下去,但由于种种原因,进度会越来越缓慢,更不可能寻找到死难者的全部。鉴于此,我们认为现在民间流传的各种关于惨案中的死亡数字都不足为据,最终还是要通过独立、公正的调查来得出一个确实的、权威性的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