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母亲网站》— 群 体 简 讯

心如刀割,怎堪回首



尹敏 张彦秋



 

198964日凌晨从天安门撤至六部口的时候,龚纪芳左上臂中弹(炸子)倒地,因毒瓦斯中毒造成昏迷,送北京市急救中心,抢救无效死亡,年仅19岁。死亡证明书上载明:死因主要是由毒瓦斯造成肺部糜烂。

 

龚纪芳,女,1970414日生,上海人,家庭所在地内蒙古包头市,生前是北京商学院企业管理专业一年级学生。

198964日凌晨从天安门撤至六部口的时候,左上臂中弹(炸子)倒地,因毒瓦斯中毒造成昏迷,送北京市急救中心,抢救无效死亡,年仅19岁。死亡证明书上载明:死因主要是由毒瓦斯造成肺部糜烂。

我们很早就知道有一位女大学生龚纪芳遇难,但是她家一直拒绝我们了解和探访。今年正好去看望外地难属,便有机会前去她家看望她的父母。

2013107日我们到达包头后,由难友与龚纪芳父母联系,108日在征得龚纪芳的母亲同意后,我们到她家探望。见面后大家都很激动,毕竟是同命相连的难友,25年来第一次相见。

龚纪芳的母亲孙燕生,74岁,中医医生 ,已退休。

父亲龚炎胜,78岁,电厂技术人员,已退休。

哥哥龚纪文,心外科医生。

六四前父亲正在北京出差,考虑到当时的情况,妻子要求他将女儿带回家,但是他没有这样做,后来女儿遭此厄运,致使妻子埋怨,以致险些离婚。所以,他这25年来一直在痛苦、内疚、自责中生活。想一想,在当时有谁会料到解放军能枪杀手无寸铁的百姓和学生呢?人们的善良被愚弄了。

我们说明来意,龚母很高兴。因为不久前做过心脏手术,身体很虚弱,说话微弱无力,她便招呼丈夫和我们谈谈女儿的事情。刚要交谈,龚母的弟弟从外面回来。他直言拒绝了我们的到访,可能考虑到他姐姐的身体,还有其他的种种顾虑,因此不欢而散。虽然我们没有了解到龚纪芳遇难的详细情况,却得知龚纪芳的骨灰于2013625日撒入了黄河。家人将极其珍贵的相关资料给了我们,这是意想不到的最大收获。

龚纪芳是一个非常靓丽的花季少女。白皙的皮肤大大的双眸,充满了青春活力。她母亲视她为心头肉、掌上明珠。然而共产党一声枪响倾刻间使她成了一个满身血污、遍体鳞伤的遗骸。我当时眼看到这张惨不忍睹的照片,顿时感到簌簌发抖、全身冰凉。这一天从他们家出来,整个一个夜间,我辗转反侧,夜不能寐。我想起了我的儿子叶伟航他身中了三枪,腹部被抽打留下的黑紫伤痕,后脑中达姆弹后整个黑紫的脸庞。两个孩子遇难后的情景历历在目,交替浮现在我的眼前,令我痛彻心扉、泪流满面。每次看到这些都如刀割,龚纪文的这句话在我耳边回响,这使得我这一夜在苦苦的煎熬中直至天明。

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龚纪芳的父母25年来一直拒绝提起女儿的事情;为什么她的亲人拒绝我们的到访;为什么家人将她的骨灰撒入黄河。确实,这尘封的恶梦谁还愿意提起?这惨绝人寰的一幕想一想都毛骨悚然,只有让这刻骨的痛苦和无尽的悲伤随着滔滔黄河水流向远方。

在看不到希望的情况下只有忍耐和沉默,这也是无声的抗争。所以我们能理解两位老人的心情和亲人的苦衷。

在此我们希望两位老人家保重身体,平平安安度过晚年。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3220145306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