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母亲网站》— 群 体 简 讯

厄运接踵而至



尹敏 张彦秋



 

石岩,男,1962年生,辽宁大连人,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生前是北京空政文工团的大提琴演奏员。198964日凌晨头部中弹,被红十字会救护车送至北京人民医院,因伤势过重,抢救无效死亡,于八宝山火化,年仅27岁。五年后骨灰送回老家大连,安葬在大连龙山纪念园。

 

父亲石峰,原辽宁省大连市文化局艺术顾问及作曲,现退休;

母亲韩淑香,大连市中心医院外科大夫,现退休;

大姐,辽宁省歌剧院大提琴手,现病休;

大姐夫,辽宁省国家安全局,离职;

二姐,大连外国语学院学生,已故;

石岩198951日结婚,妻子在中央电视台工作。

这是个艺术之家,幸福美满,令人羡慕。然而六四的一声枪响,改变了一切。



 

 

我们到大连安排好住宿,立即和石岩的母亲韩淑香联系,得知她陪老伴住在大连市中心医院,便立刻到医院看望。当我们走进病房,石峰老人昏睡着,手脚口鼻插着各种管子,为防止管子脱落,手脚被带子固定在病床上。我们看到此景,眼泪不禁夺眶而出。韩大姐拍拍老伴说:老石啊,你睁眼看看是谁来看你了是从北京来的,是天安门母亲的代表来看你了。这时只见老人家双眼轻轻地动了一下,他似乎听见了老伴的话。老韩又重复了两遍,老人确实听明白了,身体随着动了一下,眼睛慢慢睁开。他看见我们,极力想说什么,嘴唇动了几下,却说不出来。由于疾病的折磨他已无法用语言表达,此时只见老人泪水顺着眼角流了出来他明白了我们来是和他逝去的儿子有关,他如同见到久别的亲人一样激动,只有泪水释放着老人积压心里多年的苦闷和思念之情。

 

198964日共产党一声枪响,击碎了这个家庭所有的梦想和希望,先后夺走了老人一双儿女的宝贵生命。石岩遇难,抛下了新婚燕尔的妻子;他们幸福的生活刚刚开始,便被这无情的枪声粉粹终止。

石峰夫妇老年丧子、丧女,儿媳新婚一个月丧夫,这人间悲剧、这无情的灾难谁能承受得起!

石岩遇难后,这个家庭发生了彻底的改变,厄运接踵而至。当时在北京外国语大学学习的二姐与大姐夫妇共同处理弟弟的后事,面对这悲惨的情景,二姐的精神受到严重的刺激。痛失亲人的悲伤,后来又承受不了来自社会的各种压力和歧视,无法摆脱残酷的现实,二姐在绝望中结束了年轻的生命,以此了却人世间的悲凉和烦恼。

大姐夫因处理石岩的后事,回来后被单位解职。大姐感到此事对丈夫的影响如此之大,考虑到丈夫的前途,大姐做出了最大牺牲,相濡以沫的夫妻为此而离了婚。几年后大姐患脑瘤被迫离开了歌剧舞台。这个家庭由此而变得支离破碎。这残酷的现实对于一个家庭是多么沉重的打击!祸不单行,雪上加霜,老父亲在备受折磨和极度痛苦中终于倒下,卧床不起。

父亲年老多病本应是儿女尽孝的时候,但一双儿女过早地离开人世,唯一的大女儿又患病,这个重担就落在76岁的老伴肩上。这两位老人长期在医院吃住,有家不能回,可想这种生活状况是多么艰难,内心是多么痛苦,凡是有良知的人见到此情此景无不为之动容。

老父亲长期处于半昏迷状态。当老伴问他想不想儿子时,他虽轻轻地摇了一下头,眼泪却禁不住流下来。人非草木,孰能无情。那是他唯一的儿子,白发人送走了黑发人,老人心中的痛苦可想而知。

石岩遇难,孩子们没有告诉父母,一直隐瞒了五年,怕父母接受不了这残酷的现实,经不起打击,便谎称被单位外派,属军事秘密。五年来儿子杳无音信,父母便产生了怀疑,就给在北京的儿媳打电话询问。儿媳实在忍不住了,将憋闷在心中多年的苦楚及实情告诉了婆婆。父亲得知后,本就内向的老人无法压抑心中的痛苦,为排解心中的苦闷,经常到海边去哭诉。在这强大的精神压力下他病倒了,继而疾病缠身,直到现在卧床不起。

后来在父母的要求下儿媳将石岩的骨灰送回大连。历经五年的阴阳之隔,石岩终于回到父母身边,回到阔别已久的家乡。

 

第二天我们在石岩母亲陪同下去祭奠石岩。在他的墓地前我们代表天安门母亲献上一束鲜花,洒上一瓶清酒,点上一柱菊香,寄托我们的哀思:愿长眠在此的石岩安息吧!你的父母为你而坚强地活着,虽然绝望在逼近,但是还有一丝希望在前方,等待昭雪的那一天,你会含笑九泉。

回到北京后一直牵挂石峰的身体状况,得知石峰老人仍在住院,可喜的是神智较前有所清醒。因为老人心中有期盼,祈愿这位老人早日康复,保佑他能等到儿子伸冤的那一天。

六四大屠杀已近25年,父母双方单位一直都不知实情,只知道石岩在国外;父母不是不想说,只是两位老人已经没有能力再承担社会压力和岐视了,只有将思念、痛苦、压力及一丝希望深深地埋在心底。这就是这家六四难属的现状。

通过这次探访,我们真切了解到这个家庭的情况在六四前后的极大反差,每当想起都令人窒息,心情无法平静。两位老人相依相伴苦度余生,在风烛残年中等待,等待那一丝希望实现的一天的到来。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31期    2014516529